风险防控
民间借贷与风险的角力
    2014-12-26 16:09
     直击温州民间金融之变
    民间借贷领域的先行者温州,曾有过血的教训。随着《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后简称《条例》)3月1日正式施行,民间借贷开始迈出阳光化、规范化的第一步。(本报昨日报道)。温州的教训,给其他民间借贷正在急速扩张的城市予以警示,而先“蹚地雷”换来的经验,也同样可以带来启发和思考。
    “两多两难”—“民间资本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在全国范围内都广泛存在,这其中的关键词,无疑就是“风险”。如今的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渠道越来越多,中小企业融资难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自2012年3月28日批准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除上海自贸区外,在十余个地方金融改革试点中,温州金改最为舆论所关注。在这场与风险的对抗角力战中,他们到底在怎么做?
    融资模式1
    定向债
    首单债券票面年利率10.7%
    陈小峰是温州的一名企业家,他的名片上,印了一串头衔,公司涉及建设、广告装饰、清洁服务等诸多领域。
    “现在去银行借钱,抵押房子没用,房价在缩水,所以不好借了,除非托关系。”陈小峰有着浓重的温州口音,说起融资的方式,他笑了笑,“只有找亲戚朋友嘛”。
    随着《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的出台,融资也不仅仅靠亲戚朋友了,有两种新型融资模式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企业采用。
    其中有一项便是定向债券融资。黄中联是乐清市沪光集团的财务总监,上个月,该集团成功发行定向债,成为首个“吃螃蟹”的公司,定向债计划发行1亿元,第一期3000万元已到账,发行期限为3年,债券票面年利率10.7%,单利按年计息。
    “以前,中小企业因为缺乏抵押物,通过联保、互保向银行贷款融资成为主要的融资渠道。”黄中联说,但这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融资模式无疑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一家企业“跑路”,互保引发的多米诺骨牌就可能连续坍塌,殃及一些优质企业的发展。
    温州市行政区域区内注册登记,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因生产经营需要,就可以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进行定向债券融资,按照约定的期限和方式偿还本息。每期定向债券融资的合格投资者不得超过200人。
    申请发债企业需具备以下条件:经营状况良好,有支付融资本息能力;融资后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百分之七十;融资期限在一年以上等。
通过发行定向债,公司切断互保链,使企业债务关系更清晰,不用再陷于过往脆弱的资金链中。沪光集团首期已到账的3000万融资,其中一部分就将用于解除因互保关系取得的银行信贷。这将直接优化公司债务结构、增强短期偿债能力。
融资模式2
定向集合资金
自有资金30万就可参与
除了定向债,《条例》中的定向集合资金也颇为引人关注。
3月26日,首单为民企募资的定向集合资金正式备案,由温州中安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推出的“中安资管1号”,定向集合资金募资规模为3000万元,作为一家民营医院的日常运营资金。
“这家民营医院运营情况良好,利润率也相当不错,但由于其房屋产权复杂,很难获得银行贷款,所以采取了定向集合资金的形式进行融资。”温州中安民资管理公司总经理陈明锋说,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定向集合资金可以为其提供税后收益10%的回报。而对于温州众多的中小企业而言,这无疑是一条全新的融资渠道。
  定向集合资金指在温州市行政区域内设立的民间资金管理企业,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募集定向集合资金,对特定的生产经营项目进行投资。每期定向集合资金的合格投资者不得超过200人。其投资方式可以由投资相关各方约定。
“定向集合资金将民间小、散游资聚集起来,转化为有效的社会资本,切实解决小资本与大项目、大资本与小企业的对接问题。”温州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定向集合资金针对特定生产经营项目开展投资,投资方向明确,针对性强,并且备案登记简便,合格投资者的准入门槛不高。“自有金融资产30万的老百姓都可以参与。”
    不过,这样的定向集合资金,也有一定的限制。比如资金不得将之用于可能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投资、不得进行股票和期货等投机性投资、不得用于担保等。定向集合资金管理人募集的资金总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八倍,并应当由温州市辖区内具备国家规定条件的金融机构托管等等。
     融资模式3
    抬会竞标
    封闭小圈子的零存整取
    除了上述两种创新型的融资模式,对于温州的一些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来说,他们的融资渠道还有更“民间”的路子—抬会(民间俗称“呈会”“抬会”“标会”“互助会”等)。
    张远(化名)是温州苍南县人,自己参加了三个抬会。对于抬会,他直言外界对这样的组织过于妖魔化,实际上,他所参与的抬会,是一个封闭的亲戚朋友圈子,融资有点像是“零存整取”。
    “前不久,我需要进货,银行贷不了款,民间借贷利息还是比较高,我就在抬会里面把资金解决了。”张远告诉记者,抬会融资的模式是这样的:由“会首”召集亲戚朋友,一般20个人左右,大家成立一个抬会,基本上是每三个月,大家固定出资。如果一次出资2万,那么20个人,就会凑齐40万元。
    抬会成员谁需要用这笔资金,就要以出利息的方式来竞标,价高者则拿到这笔钱的使用权,三个月之后,又凑齐了40万,则换另外的人竞标。
    同样的流程走20次,当每个人中标,享受到使用资金的权益之后,抬会自动结束。
    “前面中标的人,就要付利息,后面中标的人,拿到的不止40万,还会有收益,目前的利率行情基本上在年化收益率10%左右。”张远说,这样的模式在温州有很深的根基,他直言,小时候就看着参加抬会的爸妈拿着小本子在计算,如今,温州下属的郊县、农村仍有不少抬会活跃。
    他认为,这样的抬会主要是民间的资金“互助”,而之所以会被外界妖魔化,是因为确实有不法分子“倒会”,通过各种抬会之间的交叉叠加从而卷巨款逃跑。“在我看来,只要是熟悉的小圈子抬会,都不担心风险。”
     对话·管理者
    金改温州指数已在全国推广试点
    上述介绍的仅仅是温州的部分融资模式,并非全部。还有哪些模式正在发挥效力?又有哪些是可以全国范围内推广的?
    温州在金融改革方面,可以说是一个探路者的角色,这两年,都做了哪些尝试?
    温州金融办:两年来我们先行先试,取得了积极成效,实现了“五个首创,五个率先”:首创“温州指数”编发,率先出台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首创民间借贷服务中心,率先启用地方金融非现场监管系统;首创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率先开展私募融资业务;首创“幸福股份”,率先发行小额贷款公司定向债;成立首个地级市人民银行征信分中心,率先发行首单地级市保障房非公开定向债。
    另外,有十大改革试点项目已经或将来可以在全国复制推广,其中: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温州指数、地方监管体系建设、信用体系建设五个项目已经在全国复制试点;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实施和推进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私募融资、小额贷款公司定向债试点和“幸福股份”发行试点,农村资金互助会和农村保险互助社试点,社区银行体系和农村普惠金融试点,金融风险防范和不良资产处置机制等五个改革试点项目待进一步深化完善后可以在全国复制推广。
    未来,资产交易中心可提供投资咨询
    我们知道,上个月28日,温州的资产交易中心也挂牌了。这个中心有什么样的作用?
    温州金融办:温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主要为包括金融国有资产、金融不良资产、信贷资产、债权、信托产品、私募股权、标准化金融产品及金融衍生品等在内的各类金融资产流动提供一个有效渠道,具有聚集金融信息资源、加快金融资产流转、发现金融资产价格、规范金融资产交易、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推动金融市场繁荣、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等多重功能。
    未来的经营模式主要立足于通道业务手续、投资银行服务业务,包括投资咨询、财务顾问等。在充分运用市场化机制的基础上,实现各类(如:融资租赁、期货、典当、保理等专业性业务)金融资源要素整合,盘活温州本地资产,成为服务实体经济、促进产业升级的重要力量。
    成立3家应急转贷资金管理委员会
    温州还设立了应急转贷专项资金,帮助企业解决到期银行贷款转贷资金周期的困难,这个能否介绍下?
    温州金融办:受国际金融经济持续疲软影响,国内宏观经济不景气,制造加工业、外贸出口等企业发展遭遇资金瓶颈。为切实解决企业到期银行贷款转贷资金周转困难,温州金改试验区着眼于设立应急转贷专项资金,主要为企业提供应急转贷过桥资金。专项资金主要采取政企联动形式募集,以解决企业在资金方面的燃眉之急,切实降低企业财务成本。
    截至目前,温州已成立3家应急转贷资金管理委员会,共累计发放5.06亿元的转贷资金。
  
    专家观点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
    温州过去产生的问题,是前车之鉴,在风险管控这块,更多的城市需要建立区域性监测预警机制,另外,温州出台了融资管理条例,实际上,各个地方也可以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立法,进一步细化划定禁区和底线。而就新型融资模式来说,温州正在积极开拓更多的投融资渠道,其他地方也是可以有所借鉴和吸收的。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
    定向债和定向集合资金这两条既是对其管理的资金做出了限制,并委托金融机构加强监管,对资金的流入和流出都加以监管,保证了资金运作的规范性,也可以避免老板因举债过多而“跑路”的风险。
    温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缪心豪:定向债在金融办登记即可,具备发行门槛低、期限长、资金使用灵活的特点。这样的定向债最重要把握这样几点,一个确保发债人信息公开透明,整个公司经营状况、盈利能力,未来的投资方向,披露给投资人让他来判断风险。第二个就是要建立偿债保障机制,万一发生债务难以偿还的时候,至少有后备的措施来解决。立即评谨防单纯的“拿来主义”
    温州的经验和教训,各地都在学习,一来学习如何防控风险,二来学习有没有什么创新的融资途径。
    初衷都是好的,大家互通有无,取长补短。
    然而也要警惕的是,温州的经验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这样的模式其实并非适用于所有的城市。
    一个简单的例子,温州建立一个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所有的城市都开始有了一个这样的服务中心,但仔细对比研究发现,这样的复制仅仅复制到了壳而非本质。
    单纯的“拿来主义”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温州虽然是一个范本,但也仅仅是一种参考和借鉴,以供因地制宜而创造出新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