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防控
市中院公布第9批890个“老赖”名单,已公布9批9720个“老赖”信息
    2015-06-03 10:01

昨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中公布了第9批890个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中自然人758名,法人和其他组织132个(详见:www.qdcaijing.com)。此次公布名单的截止时间为今年5月28日前仍未履行法定义务的失信被执行人,公布后是否已履行市民可登录市中院官网(http://qdzy.sdcourt.gov.cn)“执行信息公开平台”查询。据了解,实施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以来,市中院已集中公布9批共9720个“老赖”信息,其中自然人7824名,法人或其他组织1896个。

这些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除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网、市中院官网、新闻媒体和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及大型电子显示屏、社区宣传栏向社会公布外,市中院还发送给银行、工商、房地产交易中心和车管所等单位和部门。

为扩大惩戒失信的范围和力度,从公布第7批“老赖”名单开始,市中院将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印制成册,分别向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市发改委、建委、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及政府采购中心等单位和部门寄送,使“老赖”在行政审批、融资信贷、招投标、守重评比和资质认定等方面受限。迫于信用压力和执行威慑,目前已有693个失信被执行人履行581起案件的法定义务,另有325个“老赖”与申请人达成285份和解协议,执结标的总额达8908.3万元。

 

■典型案例

前夫“老赖”被限飞逼迫主动还款

市民朱某与丈夫吕某通过诉讼离婚后,吕某迟迟不按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每月向朱某支付800元抚养费。无奈之下,朱某向李沧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此时,吕某已拖欠6个月共4800元抚养费。

接案后,法官查询了吕某的财产状况,发现其名下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我现在生活困难无力支付抚养费,法院应降低标准。”被传唤后,吕某称。鉴于其拒不履行法定义务,法院依法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4年12月,法官突然接到吕某的电话,“我给钱现在就送到法院。”吕某在电话里着急地说。经询问,法官得知因被列入“黑名单”,吕某无法购买机票寸步难行,不得不主动缴清全部案款,法院随后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此案圆满执结。

 

丧失商业机会企业还款百余万元

青岛某厨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厨具公司)与青岛某模塑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模塑公司)是业务合作单位,长期以来,两公司一直采用“赊账拿货,定期结算”的方式交易。但模塑公司一直拖欠部分货款不付,对此,厨具公司曾多次讨要,但均被以各种理由搪塞拒绝。无奈之下,厨具公司只好选择法律维权,至起诉时模塑公司已拖欠170万元。崂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一审判决被告模塑公司向原告厨具公司如数返还货款。对这一结果,模塑公司既不上诉,也不主动履行义务。2013年10月30日,厨具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立案后,法官统查了模塑公司的财产状况,从反馈的结果看,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公司基本处于“空壳”状态。经合议庭合议,法院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得知自己被当作“老赖”公之于众,模塑公司负责人着急了,主动联系法官要求还款。经法官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和还款计划。今年4月28日,170万元如数还清。“上‘黑名单’后原来的合作伙伴都不跟我交易了,贷款也贷不出来,公司经营寸步难行。”该负责人表示。

 

10年积案难执曝光一朝结案

2007年,陈某驾车撞伤孙某,此案经城阳区人民法院判决,陈某向孙某赔偿经济损失197773.23元。判决生效后,陈某不仅分文不付,还对陈某的催讨置若罔闻。2007年12月24日,陈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立案后,法官查询了陈某的车辆、房产、银行存款、社保和工商登记等情况,但一无所获,他已从身份证登记的地址搬走多年杳无音信,公安机关也未查询到关于其下落的任何有价值信息。此时,孙某的生活陷入困境,不仅没钱继续治疗,日子也难以为继。

在最高院实行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后,城阳法院果断将陈某列入其中并向社会公布。近日,已“失踪”近10年的陈某突然现身法院,要求将其从“黑名单”中删除。“被当‘老赖’公布后,生活和工作受到各种限制压力太大。”陈某沮丧地说。随后,两人私下达成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完毕,这起近10年未结的疑难案件顺利执结。